分类 娱乐天地 下的文章

原标题:为救右眼插进刀片的男童,交警“违规”骑行三十公里

本报讯4月5日上午,从杭州市余杭区良渚到市区上塘高架这二三十公里的路上,有不少司机看到一位骑警用摩托带人,还不戴头盔。交警怎么带头违反交通规则呢?

这位穿着“交警色”反光雨衣的骑警叫闻亮,是余杭公安交警大队良渚中队的辅警。4月5日10时许,闻亮在余杭区良渚街道320国道沿线执勤时,七贤郡路段出现了一辆“不守规矩”的面包车。

“面包车不停地在变道加塞、狂按喇叭。我走近准备查看,发现男司机还在不停地喊叫。”闻亮示意司机停车,一问,原来,车里躺着一名七岁受伤男童。男童在家玩耍时,不慎把刀片插进了自己的右眼。

这时,爸爸开车,妈妈看着孩子,正在赶去医院的路上。天正在下雨,沿途堵车。“我决定让妈妈抱着孩子上摩托车,带他们去附近医院求助。”闻亮把雨披给男童裹上,又把他的头盔让给孩子妈妈。

当闻亮带着母子俩赶到附近医院时,得知医院的救护车已经出去了。闻亮立即作出第二个决定:“我用摩托车带你们赶去市区的省人民医院。”三十公里的路上,闻亮开启爆闪灯,但只偶尔地鸣笛示意前车注意。“因为车上坐着小孩,一直响警报对他的耳朵不好。而且母亲也比较焦虑,我也要顾及她的情绪。”在采访中,他处处都表现出对孩子和家长的细心呵护。

“我全程几乎没有减速,无论地面还是高架,大部分司机也主动让行,所以这30公里路开得很顺。”因为孩子妈走得急,手机和钱包都没带,护送男童进了浙江省人民医院的急诊绿色通道后,闻亮还把垫付医疗费、跑腿拿报告等陪护工作给做了。

由于眼部伤势比较复杂,浙江省人民医院给出了转浙医二院的建议。直到把男童送上救护车,闻亮才发动摩托车,返回自己执勤的良渚辖区。

本报记者陈蕾通讯员周德峰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中国侨网11月2日电 据澳洲新闻网报道,近日,澳大利亚一位善良的华裔律师在社交媒体上发贴称,自己计划捐出82套高档名牌西装给有需要的男士,以帮助他们找到工作。

  来自布里斯班的华律师(音译,Daniel Hua)在担任刑事律师期间收集了很多高档名牌西装。而现在,他计划将大部分西装送给其他有需要的男士。

  华先生于10月29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帖子,目前为止已经收到100多条评论和78次转载。“我在这一生中得到的东西超过了我所需要的,所以我要把它们中的82套送走。”他在写道,我希望它们能够得到很好的利用。

  不过华律师这次慷慨的善举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是获得者必须还没有西装:第二,他们必须有上进心,想要推进自己的职业生涯或学习。

  他说,除了极少数之外,这82套西装大部分都是Hugo Boss Black Label的,有些是全新的从未穿过,颜色和花色各有不同。华先生说,这个想法从几个月前就开始涌现在他的脑海。

  华先生表示,他之所以会收集这么多穿不完的西装,是因为他作为刑事律师必须每天西装革履地出庭。但这些西装都保存良好,华先生希望把它们送给最能从中受益的人。他说:“我可不想把它们送给那些只想穿得潇洒拉风的人。”华先生计划在未来几天内自行选择赠予对象,然后在11月5日删除社交媒体上的帖子。

  11月9日电 据证监会官方微信号消息,近日,证监会对4宗内幕交易案件作出行政处罚,涉及冀晓斌内幕交易“延长化建”、姜亮亮内幕交易“宝泰隆”等案件。

资料图:中国证监会。 中新社记者 李慧思 摄资料图:中国证监会。 中新社记者 李慧思 摄

  近日,证监会依法对冀晓斌内幕交易“延长化建”案作出处罚,没收冀晓斌违法所得32,820.42元,并处以98,461.26元罚款。

  黑龙江证监局依法对姜亮亮内幕交易“宝泰隆”案作出处罚,对姜亮亮处以3万元罚款;依法对潘广明内幕交易“宝泰隆”案作出处罚,没收潘广明违法所得26,558.97元,并处以3万元罚款。

  广东证监局依法对陈磊内幕交易“保龄宝”案作出处罚,对陈磊处以3万元罚款。

  证监会表示,上述案件中,冀晓斌在“延长化建重组北京工程公司”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在与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接触后于次日异常交易了“延长化建”股票;姜亮亮、潘广明系“宝泰隆2017年股票激励计划”这一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二人分别内幕交易了“宝泰隆”股票;陈磊配偶郑某林是“保龄宝相关股权转让事宜”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陈磊利用与郑某林共同生活便利及频繁联络接触获悉了内幕信息,并内幕交易了“保龄宝”股票。

  证监会强调,内幕交易是证监会持续严厉查处的违法行为,其危害性在于严重侵害广大投资者对上市公司信息的公平知情权,部分内幕信息知情人及相关方妄图凭借信息优势窃取不法利益,扰乱资本市场发展秩序,必须予以严惩。

  证监会将不断强化监管执法,持之以恒打击内幕交易违法行为,切实保护广大投资者合法权益。

实习记者 陆成宽

  近日,国家文物局、最高人民法院在中国法院博物馆举行划拨文物移交活动,国家文物局将公安机关罚没移交的6件商周青铜器划拨给中国法院博物馆作为永久馆藏。青铜器再次引发关注。

  众所周知,青铜是铜与锡的合金。在青铜生产中,锡料是不可或缺的资源。然而,时至今日,考古学家只在中原地区发现有先秦铜矿开采遗址,却尚未发现锡矿开采遗址。

  “中原地区先秦时期青铜冶炼所使用的锡矿石究竟来自何方?这成为冶金考古研究中的一个卡壳的问题。”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研究所李延祥教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中原找锡论”引用文献逻辑、论据遭质疑

  为了探寻先秦锡料究竟来源于何处,学者们首先将目光聚焦到了中原本地,他们认为当时中原地区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是就地取材。日本人天野元之助和我国考古学家石璋如都曾利用文献资料在中原地区寻找锡矿。

  天野元之助以河南安阳(殷墟所在地)为中心,按与安阳直线距离的差异将中原地区划分为不同区域,将历史文献中记录的先秦时期中原地区铜、锡矿绘制于对应的区域范围内。石璋如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但选取范围较大,同时他认为直线距离超过500公里,运输就成问题,因此推测铜、锡矿来源可能都在黄河北岸,最远至晋南等地。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闻广研究员进一步提倡“中原找锡论”,他认为现代中国的主要锡矿均位于商与西周疆域之外, 致使有些学者倡导锡料外来说。他发表系列文章力求通过古文献和青铜器铭文来论证商周核心区域内存在许多锡矿。

  对此,考古学家童恩正从逻辑、论据等角度进行了批驳。童恩正认为,一方面,闻广的文章主要引用了汉以后的文献史料,不能证明文献中锡矿在商代已被利用;另一方面,文章用来证明中原有锡的史料经考释后,发现超过一半指示锡产地在南方,十分之一指示锡产地在燕辽地区,另外的或与锡产地无关,或并未指示产地。

  198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金正耀研究员曾对中原有锡说提出质疑。他表示,新中国成立以后有关部门曾组织过中原地区地质矿产普查工作,结果表明, 河南一带并没有锡矿,古代文献资料记载的不少锡矿似乎都是铅矿。同时,如果中原地区没有锡矿,则商代大规模铸铜所需的锡料肯定来自其他地区;反之,即使中原地区探明有新的矿床,在商代也未必已经开采,即使开采,也不能排除从其他地区输入锡料的可能。

  “南方说”缺乏南方锡矿冶炼遗址证据

  如果中原地区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来自其他地区,那么又有哪些地区可能是其供应地?考古学家李济、地质学史专家夏湘蓉持先秦青铜原料多来自南方的观点。李济认为,殷墟青铜“原料大约来自南方,黄河流域一带无锡矿,这是已经调查出的事实。所以最近的供给只有南方了”。夏湘蓉指出,中原地区成为当时的青铜业中心源于其为当时的政治中心,而非拥有青铜资源,尤其是锡资源。青铜的大规模生产必定从南方输入了大量的铜、锡资源。

  在李延祥看来,南方地区或许是中原地区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的来源地,湖南与江西两省是离中原地区、长江中下游地区最近的大锡矿产地。“商王朝向南扩张,除了获得铜,更主要的是为了获得锡。因为中原本身就有铜,比如中条山。青铜器铭文‘金道锡行’,就指向南方。但是要想从科学上证明中原的锡就来自南方,还是很困难的。”李延祥说。

  他认为,如果要证明中原地区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来自南方,首先需要直接找到锡矿的开采、冶炼遗址。但是,历史上南方的锡矿开发太严重,并且出产的锡可能也没在当地冶炼,而是以锡矿砂的形式往外输送,所以在当地就没有留下冶炼证据。“这些年,我们没有在南方找到冶炼遗址,同时南方的采矿遗址很多也都被摧毁了。”李延祥说。

  中原的锡料可能不止来自一个地区

  学者研究发现,中原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除了可能来自南方外,北方地区也可能为其供应锡料。南京博物院副研究馆员田建花就认为,当时中原地区输入燕辽地区铅料、铜料的同时,也输入了燕辽地区的锡料。

  她在研究郑州地区出土二里岗期青铜器的铅同位素数据时发现,郑州二里岗期大量青铜器的铅同位素场很有特征。根据现有地质资料和金属矿山的铅同位素数据看,这一很有特征的铅同位素场所指示的产地在燕辽地区。将铅同位素数据结合其合金类型(既有锡青铜又有铅锡青铜)来判断,这一地区既是铅料产地,也是铜料产地。

  值得重视的是,该地区不但铜矿、铅矿资源丰富,更不乏锡矿资源,例如黄岗梁—浩布高锡多金属成矿带目前所知是长江以北最大的锡矿带。

  李延祥也认为,这一地区可能是中原地区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的来源地。因为在大兴安岭南端赤峰一带分布着大小200多处锡矿。“虽然没有在南方找到锡矿的开采、冶炼遗址,但是我们在辽西找到了5处锡多金属原生矿开采遗址。这些遗址的规模都比较大,有成百上千的采矿石器留在了当地,年代相当于中原的商代晚期。”李延祥说。

  他推测商代早期中原的锡可能来自南方地区,商代晚期锡除了来自南方,也有可能来自大兴安岭南端。

  目前,有关中原冶炼青铜器所用锡料的来源问题仍然众说纷纭,没有定论,这也成为下一步研究的目标。“我们正在计划开展锡同位素的研究,希望能用锡同位素的技术弄清中原的锡究竟来源于何处。”李延祥说道。

原标题:岛内选举之怪胎的“毁灭小组”,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陈雯萱]岛内今年11月底举行县市长选举,但有关参选人的负面新闻现在已经满天飞,台南市长参选人黄伟哲和陈亭妃日前都举证称自己遭到竞选对手抹黑;嘉义县也传出疑似选举赌盘、贿选等丑闻。有岛内媒体注意到,每到选举年,岛内就会冒出一些制造“黑函”的“毁灭小组”,这些消息真假难辨,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趴”竞争对手。

台湾《联合报》6日报道称,民进党本周启动初选民调,“毁灭小组”又重现江湖。台南市长参选人黄伟哲日前自爆台南出现“灭哲计划”,有台南人士专门提供攻击黄伟哲的“黑函”数据,企图怂恿台北媒体爆料。黄伟哲竞选总部发言人邱莉莉表示,2月23日团队接获市民举报,有人委托某印刷厂大量印发20万份某周刊内容,只印单面的不实耸动标题,企图散播不具名黑函;他们在2月23日下午前往印刷厂了解,可惜晚了一步被他人载走。黄伟哲的对手、同为台南市长参选人的陈亭妃5日举行记者会并在脸书公布“毁妃三部曲”, 她表示,对手阵营先制作大量抹黑影片,接着购买假账号,利用假账号在网络大量散播抹黑影片。对手阵营选在民调前全力出击,让她感到心痛无奈。有民进党地方人士戏称,初选已经从“刀刀见骨”打到“刀刀断骨”。

《联合报》称,每次选情厮杀激烈,岛内就常出现“毁灭小组”,也有人叫“打X集团”。“挨打”的候选人最爱拿这种事来辩解,似乎“毁灭小组”就是为了打压他参选而存在;被影射抹黑的阵营一定气急败坏,但又很难拿出证据否认。

2008年“大选”时,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谢长廷曾自爆称,马英九阵营某位幕僚主持“高雄小组”,策划“毁谢计划”。谢长廷阵营还暗指“毁谢10人小组”成员包括调查局高官、军方情报单位、媒体工作者等人,但时至今日,“毁谢小组”仍是一团迷雾。对于谢长廷的爆料,当时的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马英九打趣说,他才听说有“毁谢计划”,但“打马计划,我倒是听了很多年”;马英九阵营当时的发言人苏俊宾则抗议称,麻烦谢长廷讲话精准一点,说出到底是谁,“如果是指我们,一定提告”。

民进党2007年“总统”初选期间,谢长廷和苏贞昌两大“天王”党内互打,“毁谢”“灭苏”传闻不断。苏系嫡系“立委”曾透露,听过党内传出“灭苏条款”,有人专门要修理苏贞昌。谢长廷阵营则大动作举行“政治黑手抹黑毁谢,落井下石相煎太急”记者会,痛批苏贞昌。

责任编辑:霍宇昂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